从历史小说到讲史,从韦小宝到当年明月
分类:L滴生活

从历史小说到讲史,从韦小宝到当年明月

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没有颜如玉,书中只有一条幽径,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无尽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只知道开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星云文学奖办了四届,历史小说奖项,只有第三届由巴代得到第三名,其余各届,前三名都从缺,百万大奖至今未颁出去。可见历史小说写作之难。

历史小说未必人人读过,但在小说里读到历史,则是常有的事。虽然内容包含历史的小说,不一定是历史小说,然而这类型的小说,提到史事,读起来几可乱真,增添无比阅读乐趣。《鹿鼎记》堪为代表。

《鹿鼎记》写到的擒鼇拜、除三藩、定台湾等真有其事;郑克塽、吴三桂等真有其人。最精彩的是,清俄签订《尼布楚条约》时,金庸正经八百叙述韦小宝参与的签约经过,最后煞有其事,以括弧附注──「(按:条约上韦小宝之签字怪不可辨,后世史家只识得索额图和费要多罗,而考古学家如郭沫若之流仅识甲骨文字,不识尼布楚条约上所签之「小」字,致令韦小宝大名湮没。后世史籍皆称签尼布楚条约者为索额图及费要多罗。古往今来,知世上曾有韦小宝其人者,惟《鹿鼎记》之读者而已。本书记叙尼布楚条约之签订及内容,除涉及韦小宝者係补充史书之遗漏之外,其余皆根据历史记载。)」

顽皮的金大侠这句「其余皆根据历史记载」骗倒了一些读者,网路有人认真讨论韦小宝可是真有此人。

历史元素加入非历史小说的作品里,都能增加不少趣味,但也需要相当功力。约瑟芬‧铁伊《时间的女儿》就是厉害无比的推理小说。小说叙述葛兰特探长因腿伤住院,躺在床上,无所事事,看了一张理查三世的画像,怎幺看都觉得,这个在历史里被认定为谋杀篡位的人,不像杀人兇手。

葛兰特探长决定找出真相。他展开纸上办案,侦办十五世纪的案件。整部小说就像历史论述一样,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这个世界居然有这种推理小说,而且还颇好看的,出版后颇受好评。台湾之前的译本,译笔不甚理想,现在新版问世,由英日兼通的丁世佳重新翻译。

理查三世因莎士比亚作品而遗臭万年,但除非对英国史特别感兴趣,不然不太有机会接触到其人其事,是这部推理小说,让读者愿意查索相关资料,略知一二。历史、小说,相得益彰。

不过《时间的女儿》不是历史小说。历史小说是以真实历史人物、事件、时代为主要题材的拟实小说。以历史元素创作的武侠、推理小说,不以真实历史人事为主要架构,就不是历史小说。同样的,有历史背景的穿越、奇幻小说,也不是历史小说。就像提到历史剧,古装戏并不等同于历史剧,更不是用上古人姓名的连续剧就是历史剧。(我想到的是《终极三国》,这部青春偶像连续剧,以「银时空」的三国时代为蓝图,是校园版的《三国演义》,在电视上看到刘备、关羽、张飞在学校里,简直是恶梦。)

最近常对着《明朝那些事儿》痴痴相望。作者「当年明月」的说史功力不凡,当年风靡无数读者。这是历史小说吗?不是,这是有凭有据的讲史类着作,只不过写作生动,吸引了很多人,有时被误为历史小说。然而以历史小说称之,不是认识不清,就是酸醋心理。

为什幺我望着这书发呆?我多次模拟,如何把这套写法,複製到台湾史里?讲史不是小说创作,但为求活泼,不免加点史书没直接写出来的事物,一些对话,一些心理流动,于是感觉又像小说,两者分寸不好拿捏。

为什幺要想到台湾史?因为台湾史书实在太难看了。标明「少年」「儿童」的台湾史,也嫌生硬,学者包袱太重了,放下不易。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longplay

《时间的女儿》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