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看「华人」子女教养:宥胜的管教方式是对人性的误解
分类:N绿生活

知名艺人宥胜2月2日在脸书上公开了一则管教女儿的心得文章。因为女儿不乖乖收拾玩具,宥胜撕毁了女儿最心爱的玩具。这则贴文在公开后,不只像宥胜说的「她的心也跟着被撕碎。」也让许许多多的网友回忆起小时候被父母摧毁心爱物品的创伤经历。因此这则贴文在PO出后,招来网路上许多负面的声音,认为宥胜教育女儿的方法过于极端,是错误的。

宥胜在隔天(2月3日)更详细的写了一篇事件的前因后果,谈到让他做到如此极端的原因。儘管如此,这件事还是让许多网友回想到自己的经历,纷纷批评父母不应该将子女或是孩子的物品当成自己的所有物施行体罚或摧毁。另外也有一些网友找到宥胜在其他採访中提到过去曾经体罚女儿的经历以及「发现华人小孩非常需要揍。」的观点加以挞伐。并且衍伸出对「华人」传统教育观念的批判。

孔子支持体罚子女吗?

不过有趣的是,对孩子施予打骂威权教育的观点虽然流行于华人世界,但很少有人能準确说得出这样的观念究竟是从何而来。虽然有些人会归咎于「儒家」的遗毒,但至少在孔子的时代并没有推崇这种对子女动辄打骂的教育。

像是《孔子家语・六本》中有一则「曾子受杖」的故事。故事里面以孝顺闻名的曾子,因为除草时不小心砍到作物的根,被暴怒的曾老爹暴打一顿后昏过去。曾子甦醒后为了让曾老爹好过,先是去对曾老爹说「老爸你教训的对」,接着又故意开心唱歌表示自己身体没受伤让曾老爹放心。但是当孔子听到曾子这种自以为孝顺的行为时,反而气的要弟子不准让曾子进他家门。

孔子说当年「舜」的老爸「瞽瞍」想杀他,舜就跑的远远的,让他老爸「不犯不父之罪」,这才叫「烝烝之孝」。如果小孩只会「委身以待暴怒」呆呆被家暴,这叫做「陷父于不义」,是最大的不孝。孔子认为「小棰则待过,大杖则逃走」面对父母过度的责罚,子女反而应该避开。

而在《孝经》里,孔子对亲子关係的立场就更加对等。在〈谏诤〉章中,孔子谈到父母有过错,子女必须当面跟父母争辩「故当不义,则子不可以不争于父,臣不可以不争于君。」因为不让父母犯下过失,才是大孝,「从父之令,又焉得为孝乎?」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是怎幺被以讹传讹

但是不知道这中间是出了什幺毛病,到了清朝冒出来的《弟子规》,孝顺就演变成奴性深重、不问是非的「号泣随,挞无怨。」甚至有人会觉得「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父母做什幺都是为儿女好,所以做得再过分也不能算错。

疑?原文的意思真的是这样吗?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最早可考的出处是宋儒罗从彦在聊舜的故事时讲出来的。黄宗羲的《宋元学案・豫章学案》中记载:

原本的出处里,谈的又是想要谋害亲生儿子舜的千年坏老爹「瞽瞍」。只是这边聊的是说:既然老爸是个人渣,为何舜最后还能孝顺他呢?原来是「不见父母之非而已」就是舜把无视技能点到满了,不去看他爸坏的一面,所以才孝顺的下去。如果只看到老爸坏的一面,那儿子都要砍老爸了。所以这根本就不是在说父母做什幺都是对的,只是因为在孝子眼中可以假装看不见,父母看起来才没有错(不过对照孔子的教诲,舜也是要先落跑逃出鬼父的魔爪,才有命可以无视老爹的过错)。

其实从孔子时代的父母有错,孝顺的子女应该要跟父母争辩,到宋朝的孝子看到父母过错要装死,就看得出来子女的地位已经越来越艰难。结果这段话又不知道怎幺以讹传讹,到了同为宋朝人应俊的《琴堂谕俗编・孝父母・续编》,居然又被断章取义成了「父母慈爱而子孝,此常事也,唯父母不慈爱而子孝,乃可称耳。」「盖天下无不是底父母,父有不慈而子不可以不孝。」

顺带一提,纪晓岚在《四库全书》提要里说这本书是:「其书大抵採摭经史故事,闗于伦常日用者。旁証曲喻,以示劝戒。故曰『谕俗』。文义渉于鄙俚,然本为乡里而作,以文章工拙论之失其本意矣。」我们可以发现,这本书因为只是编给乡下愚夫愚妇随便看看的,所以纪晓岚也劝我们对里面的内容不要看的太认真。

但就是在这种以讹传讹、断章取义的歪曲之下,中国传统的亲子关係才会随着时代发展越趋恶化。

从历史看「华人」子女教养:宥胜的管教方式是对人性的误解

从历史上来看,靠「打骂」教育儿子最出名的鬼父,阿,应该说是「虎爸」皇帝,就是前几年因为偶像剧《兰陵王》而出名的北周武帝宇文邕。但他教育出来的儿子表现如何呢?〈周书・宣帝纪〉记载:

宇文邕对儿子宇文赟犯错「辄加捶扑」动不动就痛打一顿,并且威胁说你不听话就把你废掉。而且不准儿子喝酒,不管天候有多严苛,都要儿子参与朝会见习。还派人仔细监视他的一言一行,每月奏报。在这种严厉的菁英教育之下,宇文赟有成为一代明君吗?不只没有,史书清楚告诉我们,宇文赟只是害怕老爸很兇,所以阳奉阴违的应付老爸。等老爸一死,宇文赟立刻:

简单来说,宇文赟之前的乖巧都是害怕老爸宇文邕的暴力所以装出来的。所以老爸一死,宇文赟立刻慾望爆发。后来为了更专心享受,继位一年就提早让出皇位给自己7岁的儿子当太上皇。但大概是因为慾望积压太久、纵情酒色过度,没过多久就以22岁之龄早逝。而野心家杨坚也因为这段时间的国政真空趁势而起,逐步掌握权力最后篡夺了北周。

这就告诉了我们,表面上严格的打骂教育有立竿见影的神效,但这种教育实际上只是让孩子学会如何阳奉阴违。孩子只是把欲望跟伤害积压在心里,等到形势对自己有利的时候再爆发出来。在历史上,这种教育模式是曾经让一个王朝灭亡的。

从历史看「华人」子女教养:宥胜的管教方式是对人性的误解
用暴打教育儿子的宇文邕
宥胜对人性的误解

其实回到宥胜管教子女的方式,他似乎也没有想要做的那幺夸张。根据他第二天澄清的贴文,他这幺做的用意是希望让女儿觉得他可以「言出必行」。因此他本人其实不愿意做到这幺绝,只是孩子的妈妈时常拿这种狠话来吓女儿却从没有落实,他认为久了会让小孩觉得父母的标準只是说说,因此他才痛下狠心。宥胜认为这是父亲「理性」的展现。

从宥胜在其他访谈中谈到对女儿未来的异性交往,还有未来人生的方向时,都显露了他其实是希望女儿可以自主的发展。从这些方面来看,宥胜其实并没有打算教育出服膺威权暴力的女儿。但是很可惜的,在权衡过后他还是选择用比较激烈的手段来达成他的目的。既然宥胜谈到「理性」,我们最后就来看看在西方以讨论理性闻名的哲学家亚里斯多德(Aristotle),对理性的教育能带给我们什幺启发?

其实宥胜管教方式的问题,可能来自于他对「人性」有所误解。宥胜在第一篇贴文中谈到:

这代表宥胜认为人性天生是跟社会秩序相牴触的,所以才需要用强悍的外力逼着人性去接受秩序準则。可是在《尼各马科伦理学》里,亚里斯多德告诉我们,人性中有合乎德行的部分,也有不合乎德行的部分。所以人去实行美德,不是去违背自己的人性,而是让自己天性合乎德行的部分来引领自己。像是宥胜叫女儿收玩具这件事来说,如果收拾东西真的是强烈违背每个人天性的行为,那我们怎幺会觉得收拾东西是一件好事呢?

再来,每一种德性的行为之所以会被人称颂,必然是因为这个行为有他的优越之处,而且这个优越之处能让我们的生命更加幸福。这里说的幸福比较接近让生命更圆满、成熟,所以德性带来的快乐是长久的欢愉,而不是短暂的快乐。

因此亚里斯多德虽然认为德行的养成需要靠「习惯」,但亚里斯多德并没有谈到习惯的养成要靠外力强制。他反而提醒我们,应该从「感受苦、乐」下手,因为优越的行为带给我们的快乐是长久的,在我们体会到这一点后才会自发地去寻求德行。

如果我们想应用培养德行的方式来教小朋友,怎幺做会比较好呢?

宥胜在第二篇文章中,提到了他的女儿其实早已养成了睡前收玩具的习惯。那一次不收玩具,是意图用不收玩具这件事情,去挑战父母要求早睡的界线。所以与其说是收玩具,宥胜希望女儿知道的应该是早睡的重要性。既然如此,与其去把女儿的玩具撕掉,反而不如让女儿亲身感受到早睡的重要。例如可以试一次真的让女儿随他的意愿晚睡,但隔天无论女儿睡不睡得饱就硬是让他起床进行一天的活动。

或许这幺做会搞砸隔天女儿整天的心情、破坏他的表现、让他错过期待的事情,或是让他因为睡眠不足感到痛苦,这些痛苦的影响可能更广,时间也更长。但这些负面影响带来的教训,才是真正在教育女儿「早睡的重要」。如果只是撕毁他的玩具,反而让女儿学到,早睡不过是保住自己玩具的「手段」,而不是自己真正追求的「目的」。但真正的理性,是自己知道追求的目的,并且设法以适当的方法达成的能力。撕毁玩具的做法不只是让女儿丧失了一次学习的机会,也让宥胜希望女儿了解早睡重要的目标落空。

从上面的讨论,我们也可以推测为什幺宇文邕用暴打儿子的方式来严格教育宇文赟,反而加速了国家的灭亡。因为宇文赟所有的表现,都是为了从老爸严格的要求中存活下来。他没有机会训练自己真正用「理性」去决定一件事情,他没有机会发掘自己天性中具有德行的一面。宇文邕要求他的一切价值,在宇文赟眼中恐怕都是虚假的,都只是为了逃避暴力的手段,因此他恐怕打从心里不相信宇文邕教他的一切事情。

当然,宥胜的做法远没有宇文邕这幺夸张,所以这次事件对他女儿带来的负面影响可能也没有那幺巨大。然而宥胜在这次事件中採取的教育方式,仍然是让女儿错过了一次透过自己行为带来的苦乐,训练理性发展的机会,这是非常可惜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